叶丙成谈借调创业:游戏化在五年后将成教育难以或缺的趋势

2020-06-24 浏览量:311
叶丙成谈借调创业:游戏化在五年后将成教育难以或缺的趋势

最近 Pokemon Go 在台湾红透半边天,也开始有许多宗教人士、教育专家甚至是星座名作家担心起这幺多人沉迷于游戏所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然而,在社会上颇有名望的台大电机系教授、也曾担任台大 MOOC 计画执行长的叶丙成,却决定暂时卸下台大的行政工作,借调到新创公司专心创业,而且创业的内容就是将教育游戏化。为什幺会想要借调呢?又为什幺将教育的游戏化当成创业的主轴呢? INSIDE 专访到叶丙成教授,请他谈谈创业的初衷与未来的规划。

叶丙成谈借调创业:游戏化在五年后将成教育难以或缺的趋势
PaGamO/BoniO 创新长叶丙成
Q:身为一位顶尖大学的教授,为什幺会想要创业呢?

叶丙成: 原本 PaGamO这个把教学游戏化的系统只是我自己的课程在用,在 2013 年 TEDxTaipei 演讲之后,有很多中、小学老师都来跟我联繫,觉得对他们的教学也很有帮助,很希望我们能够分享这样的系统。只是,一来很多使用者不见得会详细看使用说明书,而我们又没有资源可以做客服,所以开始需要一个团队。此外,当时的 PaGamO 只是刚开发的原型,也需要进一步的开发,就有创业的念头。

教育的游戏化在五年内会变成必需品

所以我们得知了 PaGamO 的确对大家有帮助,我的信念是教育的游戏化将会是改变世界教育的一个方式,在未来五年将不是「Nice to have」,而会是「Must to have」。为什幺呢?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一样了!

三年前有人问我,当时刚开始风行的大型开放式线上课程会永续存在还是只会昙花一现?我说会一直存在,因为现在的年轻人从小看很多影片长大,对于这个世代的年轻人,从影片获得资讯更有效率。

类似的,现在的许多小孩从牙牙学语期间就玩游戏。等他们长大,对于没有游戏氛围的事物,专注度会减低。老师该怎幺面对这样的游戏世代呢?我们就是提供老师工具,可以帮助他们透过游戏去引导学生主动学习,而我们也走在全世界趋势的前面,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上,是很值得去好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

叶丙成谈借调创业:游戏化在五年后将成教育难以或缺的趋势
PaGamO 游戏介面
有才华的学生却不创业而只想去大公司

我在台大教书 11 年。这期间台大校方推广创意创业学程 7 年,已经开始让学生有创业的概念了,但是敢去创业的学生比例还不算高。我看过很多有才华的学生,问他们毕业之后要做什幺,很多人还是想去大公司。我常在想,这些很有才华的学生出学校之后,应该可做出一些轰轰烈烈的事情,但是他们却不打算自己创业。为什幺会这样呢?

如果我们回头去看台湾过去的二十年,就会发现许多有才华的学生都被大公司吸收当员工,台湾社会也因此欠缺年轻人创业成功的典範。许多年轻人想到创业家,很多人脑袋所浮现的还是林百里、郭台铭这一代的前辈。但是美国不一样,他们是三、五年就会有一个成功的典範出来,这会让他们的年轻人觉得,那些人都做得到,我也可以。可是台湾的年轻人却看不到这样的典範。

所以这也是我参与校园创业的一个初衷,希望能跟年轻人一起创造更多成功的故事,让年轻人有信心可以不必只寄望大公司,毕竟现在很多大公司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了。

那幺年轻人需要的是创造更多成功的故事?还是创造不怕失败的故事呢?这其实是阶段性的,在初期需要更多成功的故事让年轻人有勇气去闯,因为台湾社会太看重成功了。很多人不怕失败是因为他们有信念,他们认为未来还是有可能成功,所以才得以暂时容忍失败。可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来对成功没有太多自信,二来对于未来的信念也不足,所以现阶段还是要先让年轻人看到更多成功的故事。

Q:根据自己借调到新创公司的经验,会鼓励大学教授创业吗?

叶丙成: 台湾社会对大学教授的想像太过单一,好像只会教书、写论文,但是尤其理工学院很多教授跟业界是有合作和互动的,不会都对产业不了解,很多教授的经费与资源甚至是来自业界的,或是他们当教授之前就曾经待过业界。当然,创业会面临的是经营与管理的工作,那又是另一种学习的机会,这跟当教授会有明显的不同,PaGamO 这个公司创立的前两年,我以顾问的方式参与许多策略面的决策,让我看到很多业界我原本不熟悉的事情。

我要强调,大学对社会有很多元面向的贡献,不必然每个教授都要创业。不过最近我也观察到一些趋势,除了我,台大资工的林轩田也借调到 Appier 这家新创公司,其他也有很多老师开始在思考借调或创业的可能性,我认为这是好事。如果大家认为年轻人的创新、创意与创业会是未来台湾经济很重要的一部份,但是学校的老师却又都没有创业的经验,那要怎幺教出会创业的学生呢?

我认为对老师而言,参与创业这件事情其实是永远都不会失败的。为师则强,我们当老师的人,常常跟学生说你要勇敢,其实老师也是平凡人,也会害怕。但是当老师自己遇到关卡时,就会想起自己跟学生讲的话,因此更有勇气去突破一些事情。而且对一个老师来说,常常会尝试一些新的事情,尝试之后就可以跟学生分享,无论结果是好、是坏,都有经验可以传递给学生、都算是一种成功。所以我常说:「作为一个老师,你是永远都不会失败的。」

我们这一代的人要有一个使命,不是去想着接上一代的棒子,而是应该要带着或帮助下一代的人能够去创造更多成功的故事,让他们不要只被大公司绑架。

Q:创业打算做什幺?有什幺待突破的困境吗?

叶丙成: 目前我在 PaGamO 这家新创公司主要负责发展策略、开发新技术。创新是我过去的专长。在体制内创新的难度很高,一来是资源有限,二来是通常体制内的规定常是有说可以做的事情才能做,没有规定可以做的就不能做。可是创新就是要做过去没做过的事情,怎幺可能会被明文规定可以做呢?结果就把所有的创新可能性都挡住了。另外,关于资源的部分,由于过去大学主要的资源还是来自于政府,但是政府财政情况不好,这也会影响到创新所需的资源。

叶丙成谈借调创业:游戏化在五年后将成教育难以或缺的趋势
PaGamO/BoniO 创新长叶丙成
体制内没创新空间,资源也有限,现在创业要打国际盃

所以出来创业,比较不会面临体制内创新可能遇到的问题,二来也有机会利用社会的一些资源来做事情。目前以大陆和美国两个市场为主要目标,大陆一来市场大,二来语言相通,而美国则是因为创业伙伴在美国待了好几年,很熟悉,而且在软体服务的领域在美国如果成功了,也比较能说服其他市场。至于印度和东南亚则是我们比较次要的观察市场,虽然他们正要兴起,但是在基础设施还不够好。

至于台湾,我们希望对社会多做一些贡献。一开始 PaGamO 的原型产品就是免费提供给许多教偏乡或弱势学童的老师,这部分也会继续支持他们。我们接到很多老师的感谢信,让我们很感动,因为我们的产品可以让那些原本为家庭弱势、父母无暇关心孩子教育的弱势学生,开始主动愿意学习。因此我们决定以免费的方式提供给中小学的一般学习科目使用,也算对社会尽一份心力。

过去的政府看到公司就像看到鬼一样

其实我们很希望能对社会做更多贡献,但政府过去常有一种文化,就是看到公司就像看到鬼一样。像我们这种网路软体新创公司并没有要跟政府收费,但政府却怕被说图利而不敢或不肯接触,其实很可惜。很多网路或软体服务的创业一开始其实并不在意营利,而是要累积使用者的回馈或去识别化的资料来改善产品与服务。

很多公司都愿意提供免费的服务,但政府却不敢碰这些新创公司。这幺一来让台湾的孩子们失去了使用这些免费而且先进服务的机会,二来也断绝了这些新创公司成长与发展的机会,实在很可惜。政府不好好利用民间新创公司或 NPO 的能量,反而常找大学执行计画做跟民间公司或 NPO 所做的类似的服务或产品。但由于大学并没有打算盈利或长期发展,因此这些计画的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所以我们对新政府有很高的期许,希望像是教育部等单位可以有单一窗口可以跟教育相关的新创公司接洽,只要愿意提供免费服务的公司,就可以透过政府把服务推广出去。政府只要能够提供这些新创公司足够的使用者与去识别化的资料,这些公司就有机会逐渐成长到规模够大,产品改进到够好,然后出国去打国际盃。

如果政府一直怕跟国内的新创公司合作,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国内的新创企业起不来,将来就只能被其他国家的大型企业或平台所垄断。类似的情况,我们在电商已经看到了。如果像教育这种重要的领域,在将来被其他国家的大型平台服务所掌握,那其实是有风险的。所以政府不要怕新创公司,尤其在政府财政情况并不好的时候,为什幺不好好利用民间新创公司的免费资源呢?而且同时可以帮助新创公司发展与成长。这不是双赢的方案吗?这不仅是我们公司的期待,也是整个新创产业所期待的状况。

Q:PaGamO 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是教育优先还是技术优先?

叶丙成: 我认为教育科技产品,不该只是卖服务或产品,而是应该推广新的教学模式与对应的工具。所以当我们在开创一个新市场的时候,得要先训练人,让他们将教育的论述分享给老师,让老师们知道这样的服务或产品可以创造出什幺样子有效的教学,这样子老师们才会想要用这些新的服务或产品。这样的推广过程,其实很花力气。

教育的产品可靠性很重要,所以需要很多程式大神

我们的公司,一直都有在持续招聘 RD 工程师。我们希望进来团队的人,都能在自己的专业上持续有成长与收穫。我们很重视团队的人能不能一起共事,因此每一个团队的人都会一起面试新进的人,只有当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个新进同仁是能成为一个好的工作伙伴时,我们才会聘用,我们在意的是能力而不是学历。在这样的方针下,我们聘僱的团队成员其实都很多元,也都很强。大家彼此之间学到很多,特别是跟我们公司的几尊程式大神。

特别是对于教育的产品而言,可靠性很重要,如果老师上课前做了很多设计,但是在上课的时候却当掉了,那这位老师以后就不会再用你的产品了,所以我们对程式码的品质很讲究。

要老师使用你的产品,教育论述要先能打动他们

PaGamO 这家公司同时有教育和技术两个部分。对于一个科技教育的产品,除了来自技术层面的开发,来自教育现场的回馈也很重要。我们产品的原型其实一开始就是要解决我自己在教学上面临的种种问题,所以才设计出这些工具。因此我们的根本,还是在于教学的理念与论述。

如果你希望老师或学校愿意长期使用团队所开发的教育服务或产品,你必须要在教学理念上能够打动他们。如果你只是一个工程师,有再好的技术却没办法让老师理解,那很难让他们使用你的产品。这就是这个领域的门槛,有论述的人可能没有技术,有技术的人可能没有论述。我们团队则是两者都具备,也发展出一个具有规模的社群,老师们也会在社群里面分享他们教学的资源与方法,这对我们来说是很珍贵的回馈。

PaGamO 让学生可以主动学习,而且更个人化

我们期许未来在面对国际市场的时候,可以被看成是一个提供教学方法的公司,所以会一直产出论述。我们希望可以透过游戏化的方式让学生主动去学习,举例来说,我们的系统让学生可以自己选择要学习或複习哪个部分,这就提供了学生主动学习的动机。

此外,我们也让教学更个人化。过去的作业可能程度好的学生觉得太简单,程度差的学生觉得太难,在实体作业分程度又会伤害学生,觉得自己被歧视。所以我们平台的设计就是让老师可以透过平台、游戏,让学生的作业可以更个人化。学习分为理解与练习,过去有很多学生被要求死记、死背,这并不是好的教育方式,我们的平台是让学生可以主动去做练习,在课堂上的时间则是可以做更高阶的开放式讨论,这就是一种翻转。

我们在做的,并不是去教老师怎幺教书,而是提供一个工具让有能力的老师们去发挥他们的创意。到了最后,就能形成一个很庞大的群众共创平台,让老师们都有机会贡献自己的力量,让教学变得更好。

对我们而言,真正有意义的回报不只是钱,而是我们的工具能改变一个原本已经放弃学习的孩子人生的可能性。我们常常接到老师的来信,告诉我们以前放弃学习的学生,现在因为我们的产品而愿意主动学习了。其实我们只是给老师一把钥匙,帮忙把学生曾紧闭的门打开,开始愿意学习。

但是我也常跟老师们讲,我们的游戏工具不是老师教学问题的最终解答。已经打开门的学生还是随时可能会把门再关起来,我们希望老师要有体认,真正最重要的,还是老师本身在教学上的素养跟努力。

Q:该进大公司还是去创业?给新鲜人职涯选择的建议是什幺?

叶丙成: 台湾有一个特别的文化,就是几岁要做什幺事都得按部就班,而且对年龄有歧视。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我同年入学的美国同学就是年近五十从美国空军退休的中校。其实人生的脚步晚个几年,真的没有太大的差别,真正的关键在这几年你是不是真有学到什幺?

很多人都觉得进大公司比较安稳,但这种偏安在大公司的思维反而很危险。现在由于全球化的进展,很多大公司三、五年可能就垮掉了。特别是台湾很多大企业,现在都正面临到转型的困境,年轻人还期望能在这些大公司求安稳吗?

所以不要为了求安稳而去大公司。但是如果你的目标是想要趁这机会去观察大公司如何面对当今的危机、如何转型,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关键还是在于你想从大公司理面学到什幺?很多大公司分工都很细,你所会的很有限,加上许多台湾人其实没有自主学习的习惯,公司又常把员工操到很累。所以进大公司之后,很多人很难再有成长与学习的空间了。

相较之下,新创公司人力有限,你可能什幺事情都要做,两三年之内很有机会就把一家公司的许多运作都学会了。这种成长,很快速。花两三年时间有个急速的成长,其实是很不错的投资。但也要谨慎,不是新创公司就一定好。一定要找到一个有好文化的新创公司,才有机会学到好东西。

不过如果有一家大公司,不是要找你进去当螺丝钉,而是有计划的栽培你,给你很多资源去到处学习和历练,让你未来的发展路程很清晰。若有这样的公司,那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新鲜人一开始的薪水差异都很有限,但是学习的机会却有可能差异很大。所以与其去那些只把人当螺丝钉的大公司工作,我还是鼓励大家去有好文化的新创公司,让自己有充足的学习机会,不必怕新创公司失败或倒闭。就算公司真的失败了,只要再去找一家新的公司就好了。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你会变得很有自信,也不觉得有什幺好怕了,甚至就自己开始创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