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循环永无解?政府长照政策基本面的五个结

2020-07-09 浏览量:291
一个恶性循环永无解的长照

蔡英文总统在2016年5月就职后,卫福部开始规划与执行她在长照上的政见,推出长照2.0,并从去年11月开始试办,经过一年,造成许多民怨,因长照压力所形成家庭悲剧有增无减,换了一任卫福部长,终于开始检讨,但仍停留在技术面,避开政策的基本面问题,唯有总统勇于面对现实,以务实的政策,及行政院层级跨部会的政策整合,台湾长照才有希望,否则仅会延宕建构台湾长照体系,有长照需求的家庭仍陷于困境,可预期的是:弱势长照家庭的悲剧持续发生、外籍看护人数不断成长,台湾仍陷入长照的沼泽,终将会拖垮经济及国家发展。

快速发展的高龄化社会,已是许多先进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从没有一个国家,会放弃长照政策可解开的结,不断去製造难解的结,环环相扣多个的结,最终是无力解开。经济上有能力的家庭,以聘请外籍看护或送长照机构等方式来抒缓压力,经济弱势家庭则放手让悲剧发生,为何在台湾,「老了」一旦失能或失智后想要活,是那幺的困难?

政府长照政策在基本面製造哪些结,难以解开,又製造更多难以解开的结?

第一个结:优质、平价、普及的长照体系。第二个结:不稳定的财源。第三个结:长期陷入人力不足困境。第四个结:从未进行人才长期培育。第五个结:设立限制企业参与的门槛。优质、平价、普及的长照体系是海市唇楼

这是蔡英文总统在就职演说中,对长照政策的宣示,问题是:优质与平价是相冲突的两种价值,若想要优质的服务,势必要付出相对的代价,如果是政府要负担,事实证明:即使在重视社会福利,个人所得税率高达40-50%的北欧国家,近年来,纷纷改弦易辙,强调社区化、在地化照护方式,鼓励高龄者自立生活,放弃由政府兴建与负担的机构式照护,减少政府负担项目;日本介护保险不断缩小给付範畴,增加自付额,更何况不靠长照保险的台湾,所得税率不到13%,要如何做到既优质、又平价、能普及的长照体系?

给民众一个错误期待,只会造成民众过度失望,当相对剥削的心理出现时,执政党势必要付出代价。

遗赠税、菸捐是不稳定的财源

要建构稳定的长照体系,第一要务是要有稳定的财源,在总统选举时,民进党是以税收制来抗衡国民党的保险制,选后,民进党为颜面,仍执行税收制政策,但内心中非常清楚,唯有保险制才能给予长照稳定的财源。

遗赠税法部分条文修正案今年5月经总统公布,从单一税率10%,调整为三级累进税率,分别为10%、15%及20%,因税率的调整,许多富人在新税率生效前,纷纷进行新的财务规划,累计今年前8月赠与税实徵净额达235亿元,也创下历年同期新高,年增119亿元、大幅成长101.7%,明年势必大幅减少,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菸捐上,今年4月立法院三读通过菸税调涨每包20元,于6月施行,形成预期心理,在涨价前大量囤菸,因此菸品进口与出货量在涨价前后波动,也使菸捐金额大幅震荡。根据财政部统计今年10月,今年长照基金虽有20.5亿元入帐,同时,一个可预期的现象:走私菸的崛起。财政部公布今年累计至10月15日止,共查缉私菸1,790万包,不仅写下4年新高,更刷新历年第5高纪录,代表着未来菸捐将受到走私菸的影响。

目前半年,已可预期长照主要财源的不稳定性,政府若不早期重新规划保险制,长照财源一旦陷入困境,体系建立的愿景有如昙花一现。

多头马车的政策造成人力不足

决策官员十分清楚,长照政策是否启动的两大关键:财源与人力。但长久以来,行政院放任长照人力政策以多头马车形式出现,劳动部、卫福部、教育部等都拿得出照护人力政策的成绩,为何实际照护人力却是严重不足,居家服务的覆盖率不到四成。

将人数仅次于家庭照护者近二十五万的外籍看护视为次要人力,人数只有近一万人的居家服务员视为主要人力,忽视超过六十万的家庭照护者的人力,混乱的人力政策一直造成照护人力不足的关键所在。

恶性循环永无解?政府长照政策基本面的五个结 Photo Credit: 李季霖 CC BY-SA 2.0短视政策思维未见人才培育政策

家庭照护者及照服员是目前长照体系两大主要人力来源,长照2.0核订本中,明确点出「家庭照顾者支持与服务体系仍待强化」,及应「提供家庭照顾者普及的支持服务资源」,为何仍未具体提出对家庭照护者培力政策?为何社区支持网仍付之阙如?原因即在没有足够专业人力、欠缺完整的教材来支持家属。

学者多年所呼吁的照服员分级证照制、长照人才应有合理的薪资结构、专业培训制度、职涯规划等规划与具体措施,仅在在长照2.0中政策性宣示,无法吸引人才投入,致使今天许多措施推动时,欠缺专业人力来执行,服务覆盖率仍无法提升。

显现出的是:失智症安全看视、失智症共同照护中心及出院準备服务等措施空洞化。前者宣示要在去年底实施,一年已过,仍见不到蹤影;共照中心仓促在全省挂牌,仍忙于召聘人力,遑论专业训练,至今无法落实;后者,就算医院完成出院準备服务,原本社区照服人力早已不足,更呈现窘态,原因都在政府从未长期培育专业人力。

过去政府长期依赖承办长照服务的民间团体,少会储备人力,大都是接获政府标案后,再召聘与训练人力,今天长照2.0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发展建制,一夕间如何要人才长出,见到是一人当数人用,原本服务品质大受影响,民间团体无力承接时,只好转向要求医疗机构承办,出现医疗与社政间的摩擦,一状告到总统府。

设立限制企业参与的门槛

目前立法院正在审议的「长期照顾服务法人法」,规定长照机构承办资格为社团及财团法人,同时,长照服务法第三十五条规範长照机构收费方式,概念上,希望长照机构服务是以品质为优先考量,却漠视人性及市场机制,尤其当政府是在有限的资源下,夸大政策服务的宣示,有意排除企业力量投入长照,非但台湾长照体系无法建立,短期来看,苦的是有长照需求的家庭,长期则是影响国力的发展。

目前卫福部已就长照2.0实施后的问题,进行内部讨论,但仅着眼于技术层面,譬如:调整社区整体照顾服务模式ABC的职责、A级社区整合型服务中心将主责个案管理计画,强化整合B级与C级资源的功能,对于需要跨部会或中央与地方协调的议题则毫无着墨,譬如:财源稳定性、人力政策的整合、专业人才的培训、经费的拨给与核销流程等,完全忽视长照政策的基本面议题。

当然,长照基本面议题绝非卫福部层级可以改变,尤其是蔡总统既要优质,又要平价,还要普及的长照体系如何能落实?若无法做到,是否能勇于面对现实去修正;行政院若不出面进行跨部会政策整合,将问题的检讨委由卫福部来承担,千万别寄望长照政策能改弦易辙,问题能被解决。

有长照需求的家庭,还是自求多福吧。

延伸阅读六个QA看菸价调涨跟你有什幺关係?长照2.0正式上路,但真的「照」得住你我的老年生活吗?命运未卜的「长照2.0」挑战最高难度拉力赛,其惨烈不难想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