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换性别上诉驳回‧“陈先生”变不成“陈小姐”

2020-07-12 浏览量:313
改换性别上诉驳回‧“陈先生”变不成“陈小姐”(布城5日讯)原来是男儿身的华裔“陈小姐",在泰国进行变性手术后,向太平高庭寻求庭令更改性别失败,进而向上诉庭提出申请。不过,上诉庭于週五三司会审,一致通过驳回申请人的上诉,“陈小姐"暂时仍无法取得女性合法身份。以上诉庭法官拿督赛阿末为首的三司于週五裁决,来自大马的“陈小姐"所呈堂的医药、心理和手术报告,却是源自香港和泰国,上诉庭因此决定驳回其上诉。“陈小姐"将国民登记局列为唯一答辩人,该局的代表律师是联邦高级律师诺希山,另外两名承审的上诉庭法官是阿都瓦哈和阿都阿兹。大马卡注明是男性赛阿末强调,法庭有权审理性别更改的案件,负责承审的法官在未来可以针对参考申请人的医药报告、心理评估及社会认同3个重要因素进行研究及作出裁决。来自吉打州的“陈小姐"现年35岁,她目前身在香港,所以未出庭聆审。“陈小姐"的大马卡上注明是男性,但外表却是“女性",令当事人面对诸多不便,尤其在出境时经常遭移民局官员为难。她偶尔到国外工作,在出入境时也面对官员刁难,有时会被问话一两个小时,或面对被扣留的威胁等。她因此向国民登记局申请更改大马卡上的性别,但在2009年杪遭到该局正式拒绝,并指若要作出修改,必须向法庭申请庭令。“陈小姐"较后通过代表律师兼民主行动党霹州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入稟太平高庭,要求法庭发出庭令指示国民登记局更改大马卡的性别资料。高庭在聆听双方陈词后,宣判法庭无权发出这项指示,此个案需通过国会立法来解决。或上诉至联邦法院黄家和声称,拖了数年都没有结果,“陈小姐"已经意兴阑珊,但他将与“陈小姐"商量,会否还要针对上诉庭的裁决,继续上诉至联邦法院。据了解,“陈小姐"在泰国进行变性手术,成功从男子汉变女儿身后,曾在新加坡从事资讯科技行业,她曾因身份造成的种种约束,而一度患上忧郁症,甚至影响经济状况。陈小姐目前已在香港工作,但碍于性别问题,使他在出入境和申请工作都面对重重困难。律师:司法大突破黄家和声称,这是国内首宗上诉庭承审的变性案件,虽然上诉庭已驳回“陈小姐"的申请,但上诉庭法官认同,法庭有权审判类似的案件,即是国内司法界的大突破。“以后任何与变性人更改性别资料有关的个案,将可通过法庭寻求解决方法。"他说,在“陈小姐"的案件之前,怡保高庭在2005年也作出同样的裁决,即大马没有法律允许法庭宣判一个人的性别,除非国会制定相关法令,才能让法庭作出裁决。另一边厢,时任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冯正仁曾在同一时期宣判,批准由“女变男"的申请,谕令国民登记局更改变性人士大马卡的性别资料。但高庭的判决不能成为判例,所以法官可以根据其诠释,对当事人的申请作出判决。◆变性人案例个案1:换名失败患病亡,变性男子阿斯拉法申请换名,但被法庭驳回后,终日郁郁寡欢,之后在医院猝逝。医生证实,死者是因为不稳定型冠心病导致休克。来自瓜拉登嘉楼甘榜德拉卡达英的阿斯拉法(25岁,前医药助理),在5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他在2009年变性后,易名阿丽莎法哈娜。阿斯拉法是入稟瓜登高庭,申请将大马卡上的名字改为阿丽莎法哈娜,以便日后能顺利申请进入本地大学,以及解决以女性身份生活的困境。登州高庭法官拿督莫哈末亚兹是在,基于3项因素,包括染色体(kromosom)、申请者原有的生殖器官与体内器官,以申请人不是真正女人为由,驳回阿斯拉法提出的申请。死者父亲阿都阿兹声称,阿斯拉法在法庭驳回其大马卡换名申请后,便患上严重忧郁症,自此变得很沉默,不久即传出死讯。个案2:与男友法国结婚2006年,36岁的法蒂妮与30岁的英国男子扬格在吉隆坡一间咖啡室相遇后一见锺情,虽然法蒂妮表明自己是变性人,在爱情魔力的驱使下,他们仍继续交往。扬格一度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但他最终认定自己只视法蒂妮为女性。2008年12月,法蒂妮到英国探望扬格,扬格即时向她求婚,两人在扬格的亲友见证下,2009年5月举行同性婚礼。扬格获得母亲支持,很多人都能接受法蒂妮。但之后法蒂妮所持的旅游签证已过期,面临被遣返大马,即使扬格到大马,两人仍不可一起生活,因为在大马,同性恋属违法。同时,法蒂妮也因逾期逗留违反移民法令,当局表明回国后她将面对后果。个案3:怕麻烦不换身份儘管身体上已成为百分百女人,但形式上,身份证上明明确确的印着“男性"这字眼,多年来依然让她觉得很“碍眼"。对此,吕芳婷之前在接受《》访问时说,她每回出国,都会出示变性手术医生的证明书,一般上都能顺利通过,一些异样眼光是免不了的。有时觉得很麻烦,就会打听转换身份证的条件和程序。可是,听说一般都要耗上好长的时间,她没耐性,也不想添加烦恼,所以就这样搁置。个案4:怕惹事放弃出国COCO(33岁,美容师)7年前完成了变性手术,目前从事美容美髮和歌唱工作。她曾经想过要更换身份证,但她说:“听说是不可能的,时间和手续费都很吃力,而且往往最终都换不成,我就不去冒这个险。"因为身份证,她也放弃了许多出国和旅游的机会,她说,免得节外生枝,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个案5:更换身份证性别13年前在母亲的陪同下,祖丽亚娜(33岁,舞蹈员)到泰国动完整的变性手术,花了1万令吉。变性后的她,12年前非常幸运的得到变性人梦寐以求的“福利",除了身体上,法律上,她也成为合格的“女性"。《》曾经访问她,当时她说,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只能说她非常幸运,听说现今更换身份证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天下所有和我一样的变性人,有没有更换身份证,其实真的影响不大。"‧2012.10.0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