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庙侨民学校旧址教室遭拆 村民校友不满没照会

2020-07-12 浏览量:421
文庙侨民学校旧址教室遭拆 村民校友不满没照会

文庙侨民学校旧址面向大路的一排5间教室及1间厕所不久前开始拆除,村民校友及家教协会对校方董事会未与村民召开联席会议磋商,以及在未通知大众的情况下拆毁,齐声表达他们的不满。

对不起捐献基金者

他们指董事会仅以4000令吉廉价雇请承包商进行拆除工作,须知早期兴建学校是向村民等各方面筹措,如今静悄悄拆除,引人非议和不满,而校方无照会村民及相关方面的草率行动,已对不起捐献基金的村民及公众。

据董事会透露,拆除校舍后的空地将改辟为停车场,以方便出席参加在礼堂举行宴会的公众。

由于不满该校董事会的行动,文庙多名村民、校友及家教协会今日向民主行动党鲁容区州议员吴良山投诉,惟后者以校友身分发言,出席者计有家协主席蔡松枝、老校友黄亚炎、史木华及罗秉浩,他们也是当地村民。

侨民学校旧校舍于1964年向村民及各界人士筹募建校基金,继于1966年建竣,邀请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李孝友主持揭幕,该校于年前易地在附近兴建新校舍,已于1年多前迁入新校上课,原有旧校舍仍在,不过董事会在两个星期前雇人拆除面向大路的一排5间教室及1间厕所,目前拆除工作在进行中。

董事会“变卖”历史

吴良山表示,原址旧校舍创设至今已有48年历史,它见证文庙镇历史及校友的成长,如今现任董事会却以4000令吉拆卸旧教室,无疑是抹杀了历史,也等同“变卖”历史。

他指该校旧校舍并非损坏,建筑物尚完好,其实它有其他更好的用途,如改作社区图书馆、补习中心或是幼儿园,为何须拆除改为停车场,须知,当时该校是由村民居民辛苦献捐建校基金,如今却将之拆除,诚是可惜,也可以说是自己拆除历史,校方董事会难以交待。

他质疑董事会是信托人身分,董事会是否有权力变卖学校资产,同时拆除旧教室却无招标,而学校食堂却依程序招标,但拆除教室却没有。

旧教室建筑仍完好———老校友●黄亚炎(64岁)

旧教室建筑物还完好,并无白蚁蛀食的现象,为何须拆除?

如果欲拆除,也应召集村民校友及家协举行联席会议,然后才公开招标。

可是,学校董事会却没有这样做,仅以4000令吉“卖掉”旧教室,价格低廉,因此村民及校友都表达不满。

董事会的拆除行动可说是没有通过程序,事前也不照会,只是自个开会便作出决定,直至承包商开始拆除旧教室时,我们才知有这幺一回事,如果董事会出价1万5000令吉招标,我肯定会拿取这项工程,那有4000令吉的价钱。

董事会草率拆除教室及厕所,是对不起早期捐款人的举动,学校内仍存有捐款人石碑文字可佐证。

董事会单独决定———家教协会主席●蔡松枝(52岁)

董事会拆卸旧教室的决定,完全没有照会,家协全不知情,村民也蒙在鼓里。

当承包商开始拆除工作时,当多人拨电话询问我时才知道。

而当拆除工作进行时,只有小部分住在附近的村民惊觉此事。

其实拆教室行动,董事会应通知学校三机构,这只有董事知悉,然而我本人对此事发言,只是对事不对人,即然旧教室已开始拆除,已是不能挽回,不过希望董事会日后有什幺相关学校的行动,应该通知各有关方面。

要求董事会解释———校友●罗秉浩

学校董事会在决定拆除旧教室前,必须征求家协,村民及校友等方面的意见,而不是单独作出决定,毕竟这间学校已有悠久的历史,村民及校友都对校舍有感情,学校早期是向众人筹资而建,董事会应珍惜学校资产,不能以一言堂方式说拆就拆。

既然教室已开始拆,我要求董事会应该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交待事件的来龙去脉。

应先开会讨论——老校友●史木华(51岁)

我认为董事会不应有类似的仓促行动,事先应召开会议讨论,那可随意拆除,我不同意董事会事前不通知便作出决定的做法,其实这必须依照程序行事,或是看形势情况而定。

陈健发:拥有资产主权 董事会无需照会2机构

文庙侨民学校董事主席拿督陈建发指出,学校主权和资产是在董事会手上,董事会拥有全权处理权,一般上董事会开会无需召集家教协会及校友会参与,也无需照会这两个机构。

他透露,董事会早在数个月前已召开会议,决定拆掉学校一排5间旧教室,主要原因是旧教室屋顶及材料已腐烂,电线风扇已遭人偷窃,墙壁又有涂鸦现象,整个情况凌乱。

“鉴于学校礼堂常有宴会,停车位不足,董事会作一番考量后,决定拆除面向大路的5间教室及1间厕所,然后将空地改为停车场。”

他今日受询时这样指出,他表示,董事会雇请承包商拆除旧教室工作,包拆费用是4000令吉,是由整个董事会决定,工作包括拆除,清理及铺平地面,至于残旧木料等物,由承包商载走。

至于学校礼堂右侧另一排8间教室,则保留不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