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选手夺奖无数集众力造辉煌

2020-07-18 浏览量:448
槟选手夺奖无数集众力造辉煌

在第29届东南亚运动会上,槟城选手为我国贡献22金、14银及7铜,非凡成绩是槟城人的骄傲。槟州青年体育委员会主席章瑛将这项成就归功运动员及州政府长期的耕耘外,青体部致力提升国内体育设备也是载誉的原因。 

谈到槟城选手在东运会的表现,章瑛一脸喜悦。她认为大马乃至槟州选手获得史无前例的突破,除了是运动员及州政府长期的耕耘外,青体部在备战东运会而推出一系列特别的计划如“我们是冠军”(Kita Juara)和“领奖台计划”(Podium Programme),以提升体育装备,并让选手累积更多比赛经验,及融合体育科学概念。此外,青体部也让体育组织参与东运会的规划、执行及更严格地监管通过体育组织发放的拨款,都将我国的表现推到最高峰。

对于槟州健儿标青的成绩,章瑛大为赞赏。“感谢运动员们不畏辛苦,努力不懈自我提升,才能达到如此辉煌的成就。为了奖励他们,槟州体育理事会将整理一份完整名单后,交由首长林冠英宣布奖励详情。”

2015年在新加坡举办的第28届东运会,是章瑛首次参与这项盛事,此后她便密切跟进槟州运动员的培训制度、提升训练场设施、加强运动公会的组织性、举办更多竞技比赛提升健儿的水準及技巧。

颁发奖金留住人才

她说,希盟执政槟城后,州政府从多方面协助州内体坛发展,如每年拨款500万予槟州体育理事会(MSN);槟州青年体育委员会每年也拨款45万2000令吉提升体育活动。为迎接大马运动会(SUKMA),州政府也额外拨款100万令吉让选手的备战。

“在备战马运会的期间,州政府除了津贴运动员,也会照顾他们的饮食及辅导,确保他们获得足够的营养及良好的心理素质。”

她说,一些竞技项目如首长杯篮球赛、乒乓国际大师赛等都是由首长办公室拨出。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槟州运动员摘下金牌,州政府将毫不吝啬予以奖励。”章瑛认为这是对运动员努力的肯定,并让他们产生归属感,这样他们才会更努力训练,为州为国带来更多荣耀。

她以吴堇溦在2015年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女子单打赛夺冠时为例说,州政府随即颁发2万4000令吉奖励金感谢并鼓励她,而本届东运会吴堇溦也不负众望捎来“金”喜。

章瑛说,槟体理会当初为了阻止新加坡以奖学金拉拢吴堇溦到该国就读并效力羽球队,而答应每月赞助她1000令吉助学金,让她继续为国效力。跳水好手黄兹樑在刚加入跳水队时,州政府每月津贴他1000令吉,为期一年。

“州政府也尽力提供金钱援助,让选手到国外受训,如协助体操选手吕培燊到中国受训,而他也在本届东运会器械操男子鞍马项目上勇摘金牌。”

她说,槟城的体育设备较其他州齐全,且坐拥许多组织性强的体育公会,因此州政府也借助各体育公会的力量,给他们资助,让他们更专心培训选手。

“像拿督方万春在上任槟州武术龙狮总会会长后,在州政府资助下,举办多项武术龙狮赛,让学员有机会与其他队伍切磋,提升水準。”

她补充,州政府也积极打造更多体育设备并赞助各体育公会举办各类比赛,提高选手水平。此外,州内的体坛前辈,也乐意出钱出力,并给予指导。

“近年来,槟州经济已较好,家长也较有能力送孩子去接受专业训练,因此能够培育出更多优秀运动员。”

“去年开始举办体育管理讲座会,邀请专家与各体育公会交流,已更有效管理及培训选手。”

运动健将从小培养

章瑛说,杰出运动员需从学校开始培训,而教育局推动的“一校一运动”是非常草根且有效的计划。

“前田径名将拿督再敦奥曼(铁娘子)日前告诉我,教育部向来有提供学生运动员奖励金或助学金,以平衡他们的课业及体育,从她的年代就如此。”

她说,我国有30%学校没草场,导致学生无法进行正规的运动培训,但这不应是藉口,因为校方或相关单位可以改变培训方法,在有限的场地发挥无限的可能,或配合公会让运动员提供训练。

她说,槟州队勇夺2016年马运会钩球冠军,但有谁知道这支队伍每天必须到双溪大年的钩球场练球,只因槟州没有钩球场。

槟56年74健将摘金

章瑛说,槟城被誉为大马的体育摇篮,培育出各运动项目的顶尖健将。从1959至2015年这56年里,槟州共有74名健将在东运会为我国赢得金牌,如羽球好手王友福、马来西亚钩球队前副会长拿督欧顺贵、国家足球名宿拿督M.姑班、我国羽球一哥拿督威拉李宗伟、壁球公主拿督妮科大卫、足球名将伊沙巴卡、跳水好手黄兹樑、男子篮球队现任副教练李庆展等都是摘金手。

槟州选手不但在东运会上发光发热,也多次代表大马在世界各级别比赛上荣获不朽的成绩,如曾代表我国打进1976及1980年奥运的足球名宿拿督苏科沙烈、莫哈默巴卡、拉玛阿都拉等都是槟州的骄傲。

“不知道槟州人民还记得拿督庄友明、拿督庄友良、陈奕芳、陈奕茂等羽球名将吗?他们除了为我国勇夺汤姆斯桂冠,也在全英赛发光发热。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我想说的是,槟州被誉为大马体育摇篮,是实至名归的。”

体育培训加强纪律

许多家长会认为投身体坛没前途,而不鼓励孩子在此发展;章瑛则认为,家长应鼓励孩子参与运动竞赛,这将让孩子更有纪律。

“一般观念认为,孩子若无法成为顶尖选手,就会前途茫茫。其实接触体育,除了当专业运动员,日后也可以从事相关工作,如教练、体育老师、体育记者、买卖体育器材、体育广播员、体育科学领域等,出路很广。”

她认为,让孩子参与体育培训,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懂得凡事皆要付出的道理,及团队合作的重要,避免个人英雄主义,这对他们的人生有大益助。

“我一直都强调,家长除了要关心孩子的教育,也要协助孩子寻找及发掘他们的体育潜能。每个运动员的父母都很伟大,因为他们的付出不比运动员来得少,如载送孩子去受训、花钱聘请教练等。”槟选手夺奖无数 集众力造辉煌

在第29届东南亚运动会上,槟城选手为我国贡献22金、14银及7铜,非凡成绩是槟城人的骄傲。槟州青年体育委员会主席章瑛将这项成就归功运动员及州政府长期的耕耘外,青体部致力提升国内体育设备也是载誉的原因。 

谈到槟城选手在东运会的表现,章瑛一脸喜悦。她认为大马乃至槟州选手获得史无前例的突破,除了是运动员及州政府长期的耕耘外,青体部在备战东运会而推出一系列特别的计划如“我们是冠军”(Kita Juara)和“领奖台计划”(Podium Programme),以提升体育装备,并让选手累积更多比赛经验,及融合体育科学概念。此外,青体部也让体育组织参与东运会的规划、执行及更严格地监管通过体育组织发放的拨款,都将我国的表现推到最高峰。

对于槟州健儿标青的成绩,章瑛大为赞赏。“感谢运动员们不畏辛苦,努力不懈自我提升,才能达到如此辉煌的成就。为了奖励他们,槟州体育理事会将整理一份完整名单后,交由首长林冠英宣布奖励详情。”

2015年在新加坡举办的第28届东运会,是章瑛首次参与这项盛事,此后她便密切跟进槟州运动员的培训制度、提升训练场设施、加强运动公会的组织性、举办更多竞技比赛提升健儿的水準及技巧。

颁发奖金留住人才

她说,希盟执政槟城后,州政府从多方面协助州内体坛发展,如每年拨款500万予槟州体育理事会(MSN);槟州青年体育委员会每年也拨款45万2000令吉提升体育活动。为迎接大马运动会(SUKMA),州政府也额外拨款100万令吉让选手的备战。

“在备战马运会的期间,州政府除了津贴运动员,也会照顾他们的饮食及辅导,确保他们获得足够的营养及良好的心理素质。”

她说,一些竞技项目如首长杯篮球赛、乒乓国际大师赛等都是由首长办公室拨出。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槟州运动员摘下金牌,州政府将毫不吝啬予以奖励。”章瑛认为这是对运动员努力的肯定,并让他们产生归属感,这样他们才会更努力训练,为州为国带来更多荣耀。

她以吴堇溦在2015年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女子单打赛夺冠时为例说,州政府随即颁发2万4000令吉奖励金感谢并鼓励她,而本届东运会吴堇溦也不负众望捎来“金”喜。

章瑛说,槟体理会当初为了阻止新加坡以奖学金拉拢吴堇溦到该国就读并效力羽球队,而答应每月赞助她1000令吉助学金,让她继续为国效力。跳水好手黄兹樑在刚加入跳水队时,州政府每月津贴他1000令吉,为期一年。

“州政府也尽力提供金钱援助,让选手到国外受训,如协助体操选手吕培燊到中国受训,而他也在本届东运会器械操男子鞍马项目上勇摘金牌。”

她说,槟城的体育设备较其他州齐全,且坐拥许多组织性强的体育公会,因此州政府也借助各体育公会的力量,给他们资助,让他们更专心培训选手。

“像拿督方万春在上任槟州武术龙狮总会会长后,在州政府资助下,举办多项武术龙狮赛,让学员有机会与其他队伍切磋,提升水準。”

她补充,州政府也积极打造更多体育设备并赞助各体育公会举办各类比赛,提高选手水平。此外,州内的体坛前辈,也乐意出钱出力,并给予指导。

“近年来,槟州经济已较好,家长也较有能力送孩子去接受专业训练,因此能够培育出更多优秀运动员。”

“去年开始举办体育管理讲座会,邀请专家与各体育公会交流,已更有效管理及培训选手。”

运动健将从小培养

章瑛说,杰出运动员需从学校开始培训,而教育局推动的“一校一运动”是非常草根且有效的计划。

“前田径名将拿督再敦奥曼(铁娘子)日前告诉我,教育部向来有提供学生运动员奖励金或助学金,以平衡他们的课业及体育,从她的年代就如此。”

她说,我国有30%学校没草场,导致学生无法进行正规的运动培训,但这不应是藉口,因为校方或相关单位可以改变培训方法,在有限的场地发挥无限的可能,或配合公会让运动员提供训练。

她说,槟州队勇夺2016年马运会钩球冠军,但有谁知道这支队伍每天必须到双溪大年的钩球场练球,只因槟州没有钩球场。

槟56年74健将摘金

章瑛说,槟城被誉为大马的体育摇篮,培育出各运动项目的顶尖健将。从1959至2015年这56年里,槟州共有74名健将在东运会为我国赢得金牌,如羽球好手王友福、马来西亚钩球队前副会长拿督欧顺贵、国家足球名宿拿督M.姑班、我国羽球一哥拿督威拉李宗伟、壁球公主拿督妮科大卫、足球名将伊沙巴卡、跳水好手黄兹樑、男子篮球队现任副教练李庆展等都是摘金手。

槟州选手不但在东运会上发光发热,也多次代表大马在世界各级别比赛上荣获不朽的成绩,如曾代表我国打进1976及1980年奥运的足球名宿拿督苏科沙烈、莫哈默巴卡、拉玛阿都拉等都是槟州的骄傲。

“不知道槟州人民还记得拿督庄友明、拿督庄友良、陈奕芳、陈奕茂等羽球名将吗?他们除了为我国勇夺汤姆斯桂冠,也在全英赛发光发热。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我想说的是,槟州被誉为大马体育摇篮,是实至名归的。”

体育培训加强纪律

许多家长会认为投身体坛没前途,而不鼓励孩子在此发展;章瑛则认为,家长应鼓励孩子参与运动竞赛,这将让孩子更有纪律。

“一般观念认为,孩子若无法成为顶尖选手,就会前途茫茫。其实接触体育,除了当专业运动员,日后也可以从事相关工作,如教练、体育老师、体育记者、买卖体育器材、体育广播员、体育科学领域等,出路很广。”

她认为,让孩子参与体育培训,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懂得凡事皆要付出的道理,及团队合作的重要,避免个人英雄主义,这对他们的人生有大益助。

“我一直都强调,家长除了要关心孩子的教育,也要协助孩子寻找及发掘他们的体育潜能。每个运动员的父母都很伟大,因为他们的付出不比运动员来得少,如载送孩子去受训、花钱聘请教练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