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

2020-07-18 浏览量:782
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槟非法垃圾场逐增挑战执法郊区最多

马章武莫区一带,近年出现不少大大小小的非法垃圾堆,地点都在远离要道的偏远地区,如武吉茶油棕园、甘榜瓜拉打昔一带,人烟稀少,且不易被发现。

威省有史以来最大型的非法垃圾场─武吉茶垃圾场,自今年3月被人揭发后,引起执法单位及市民关注,这是当时有人航拍到面积广大的垃圾遍布满地的情境,令人大吃一惊!

非法垃圾问题非一朝一歹,究竟是制度出了问题?还是当局执法单位不严?抑或我们的公民意识仍有待加强?

有意改造成建筑与拆迁废料回收场

被揭发的武吉茶非法垃圾场,槟州政府早有计划要将之变成建筑与拆迁废料(C&D)的回收场。

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在4月26日举行的槟州议会上,曾经询问有关计划的进展。他说,根据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佳日星的书面回答,槟州行政议会已在2月19日同意,在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第3(1)(b)条文下,征用有关土地。

佳日星说,该垃圾场的处理公司PLB Eco Solution 必须依据上述法令提出征地申请,不过该公司至今没有提出任何申请。PLB公司也可选择直接向地主购地,若双方都同意这项交易。

他也披露,去年10月30日,环境部已回函给槟州秘书处,表明不会阻止使用武吉茶地段,作为临时收集建筑与拆迁废料的回收场。

“环境部是考量到日落洞垃圾土埋场基于安全问题将被关闭,而批准这项申请,但强调任何要在该回收场进行的活动,必须获得妥当的处理。”

目前槟州有4个垃圾场,即日落洞垃圾场、安邦惹惹垃圾场、浮罗勿隆垃第一和第二期圾场,以及浮罗勿隆第三期垃圾场。

日落洞垃圾场收集建筑废料和泥土(不包括海泥),该垃圾场已近超过操作期限;安邦惹惹垃圾场收集的垃圾包括建筑废料、沟渠垃圾、家私及园艺垃圾,期限尚有3年。

浮罗勿隆第一和第二期垃圾场收集的垃圾,则是家庭垃圾(包括家具和园艺垃圾),已超过操作期限,但目前还在操作;浮罗勿隆第三期垃圾场收集的是家庭垃圾(包括家具和园艺垃圾),目前正在开发,预计可使用37年。

李凯伦:须做足安全工作

李凯伦强调,州政府若有意将武吉茶非法垃圾场,打造成建筑与拆迁废料的回收场,首先必须做足安全工作,包括必须安排专家进行研究,如何不让废料的污水渗入泥土,及污染地下水源,进而影响周围的居民。

他披露,武吉茶非法垃圾场在20年前,原是一个非法採石场,留下的废矿湖后来成为武吉茶一带的“蓄水池”,可以舒缓过量的雨水。

“如果州政府要将它改造成建筑与拆迁废料回收场,就必须规划一套良好的排水、蓄水或治水计划。”

他说,依据规格,当地现有的垃圾都必须全部清理乾净,否则以后的手尾会更多,也更麻烦,包括涉及安全性的问题,州政府在这方面不能一错再错了!

李凯伦坦言,早在两三年前,已有人投诉该处出现非法焚烧垃圾,没想到情况变本加厉,如今废料已是堆积如山。

“非法垃圾场的土地分属9个地段(LOT),面积大约有40英亩,是同一个地主所拥有。事件被揭发后,威省市政局已向地主发出通知信,要求地主在14天内清除所有垃圾。”

然而,从事件于今年3月杪爆发以来,事过已近2个月,丢弃在当地的垃圾却是有增无减。

武吉茶非法垃圾场垃圾还在增加

李凯伦日前在本报记者应邀下,一起前往武吉茶非法垃圾场巡视最新的状况。结果,竟然发现垃圾场的垃圾没有明显减少,反而从目测看来还在增加!

他怀疑,地主仅将之前堆积在此的垃圾,推入废矿湖内,再以泥土埋起来。此外,记者也发现该处停有约五六十辆的废弃车,以及一堆约有2层楼高的“洋垃圾”!

很显然地,地主并没有依据市局的指示行事。一眼望去,这个垃圾场被丢弃在此的建筑废料佔多数。对此,李凯伦感到非常愤怒及痛心,他也立即发简讯向威省市政局官员了解监督垃圾场的进展,以及为何还会出现新的垃圾堆。

李凯伦透露,威省市政局在非法垃圾场事件被揭发后,已经火速成立一支特别工作队,当时还充公了一辆準备将废料载进非法垃圾场丢弃的罗里。过后,威省市政局是否再有具体的行动,就不得而知了。

“现场看来,这里的垃圾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说明还是有人进来丢弃废料。很明显这是执法不严,也暴露了执法单位的弱点!”

他说,环境局之前也告知,这里是废矿湖,没有与河流连接,但无法断定地下水质不会受到废料的影响。

他强调,要解决这个非法垃圾场,政府必须把源头处理好,首先不可再让罗里载废料到此丢弃。

市局应严惩违法者

李凯伦认为,凡是丢弃建筑废料的地方,都必须获得州政府的批准,而市政局应该严惩这些违法者。

“之前有建议市局封地,以及建一个24小时亭子,阻止再有废料运进来,但市局以这是私人地为由,表示不能採纳这项建议。”

他说,目前他正与非法垃圾场入口处的一间庙宇地主,商谈在此安装闭路电视,以捉拿元兇,庙地地主基本上已答应配合。

他也在早前召开的州议会上,要求州政府下令地主尽快复原土地,以及採取更严厉的行动,因为执法权限在于地方政府。

佳日星回应说,槟州政府无法取回有关土地,因为该土地属于第一级土地,儘管如此,地主要进行发展时也需要提出申请,不能先斩后奏。

“就算是第一级土地,地主也不能随心所欲做任何东西,进行任何计划前,都要先向当局申请。任何土地在进行计划前都必须好好规划,不要为了贪方便,而把后果遗留给下一代。”

清理乾净又现垃圾堆

马章武莫区非法垃圾堆,永远清不完!

李凯伦说,他们接到非法垃圾堆的投诉后,要求市局派员前往清理,然而清理乾净不久后,垃圾堆又再现,令人无奈。

他说,之前曾建议市局在非法垃圾堆附近装置闭路电视,以捉拿这些不负责任的人士,但基于一些因素,比如偏僻的地方线路差、闭路电视容易被破坏等,遭市局拒绝。

非法垃圾堆问题一而再、再而三被揭发,他和团队提出了多个建议给市局参考,但遗憾的是,都没有被当局接纳,而问题愈发严重。

“虽然我们的建议没有被接纳,但对方(市局)应该要有替代的方案来解决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