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不停複诵的恋爱脚本如果错了,我们该怎幺办?

2020-07-27 浏览量:940

大雄很喜欢静香,但两人就读不同班级,从未说过话,算不上认识。为了追求静香,大雄每天都帮静香买一份早餐,送到教室去;放学后,大雄守在校门口,跟在静香身后「护送她回家」。静香退回了早餐,也多次婉拒大雄的护送,但大雄并未收手。有一天,大雄不知道哪来的办法,推敲出静香的生理期,挑準时间送了一份热巧克力给她,嘱咐说:「这个给你,月经来了喝它会舒服一点。」

听起来很暖男吧?但静香吓坏了。因为,一个跟你完全不熟的人,竟然有办法知道你相当隐私的身体状况。于是,静香向老师求助,校方终于介入。当大雄知道自己的行为竟然是「跟蹤骚扰」、而且让静香非常困扰时,他也吓坏了。因为,整个社会都告诉他:男生嘛,就是该主动追女生。女生一开始可能会拒绝你,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男人就该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追到手。再说了,準备早餐、接送回家、注意对方的生理期,这些不都是男友力爆表的加分举动吗?

大雄是我们遇过的男孩之一。他对性教育的印象是「同学听到性器官就开始嘻笑吵闹大懒趴」,以及「你们还在读书,不要乱来」。好像没有人教过他怎幺建立亲密关係。于是,他自己找了一套恋爱指南,以为照表操课,就能有好结果。结果是什幺呢?

还有一个孩子,叫作小新。升上大学后,他和妮妮开始交往。妮妮希望能有被呵护的感觉,而小新也觉得女友就是交来疼爱的。于是,小新扛起约会中的所有花费。他们的约会相当单纯,其实也就逛逛夜市、吃些平价美食、偶尔看场电影。儘管如此,对还是学生的小新来说,这笔花费仍日渐吃重。有一段时间,他在宿舍里存满了泡麵和行军饼乾──这是他平常的正餐,因为惟有省下生活费,他才有钱支付约会开销。

但加上生日礼物和纪念日出游等等额外费用后,泡麵和行军饼乾也撑不住了。小新开始打工,每週他能和妮妮见面的时间,又缩短了几天。妮妮觉得小新没办法常常陪她,好像没有很在乎自己。他们最终分手了。

在这个故事中,只嘲讽妮妮是喜欢利用工具人的母猪,或单单指责小新自己爱请客要怪谁,恐怕都不够正确。因为,小新和妮妮都深信着某一套社会反复複诵的恋爱脚本。

乱马也说出了他的困惑:他和小茜就算没见到面,每天仍会开通讯软体闲聊几个小时。他们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经过一段时间的进展,他们之间愈来愈暧昧。不过,乱马不清楚小茜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小茜是位独立自主的女性,她不需要乱马载她上班,不需要乱马送她回家,不需要乱马帮她提包包,也不需要乱马埋单请客。

周围的朋友告诉乱马,小茜八成对他没意思。男性朋友笑说,女生「不是不想被请,是不想被你请」;女性朋友则说,女生谈恋爱「一定会想被疼」,怎幺可能什幺都不需要。虽然小茜早已表明,她既享受又期待每天和乱马的聊天时光,但乱马仍觉得「什幺都做不了」的自己很没用。

乱马可能需要釐清一下他对自己的评价。一种可能是,乱马属于照顾慾强盛的人,而小茜的独立自主让他的照顾慾得不到满足,也就是两人的需求在此产生冲突了。这时候,他能做的或许是说出自己的需求,和小茜讨论协商,看看有没有折衷的空间,让他既能满足自己照顾他人的需求,又不会侵损到小茜独立自主的心理界限。

另一种可能是,乱马发现那本他一直以来奉为圭臬的恋爱攻略,好像不管用了。在这套攻略中,男人有某种固定的样态,女人也是,每个人的行为都有公式可循。于是,不让男人「疼」的女人,一定对男人没感觉;不「疼」女人的男人,则不算是个好男人。现在,真实人生溢出了攻略,乱马不晓得究竟该相信谁。

小茜至少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只可惜乱马不敢相信女人原来不只有一种模样,又迟疑着男人到底能不能也不只有一种模样。有些时候,这些指南、脚本、攻略,甚至不让人有机会说出自己的需求。

社会不停複诵的恋爱脚本如果错了,我们该怎幺办?

在我高中的时候,有位同学兴高采烈地和死党提到,他在週末将要和女友发生关係了,但他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幺做比较好。朋友们(清一色是男性)七嘴八舌地提供意见,有人说按照A片剧情女性被颜射应该会很高兴,有人说据闻女性有G点要什幺角度才会顶到,自封百人斩的高手则传授他夸口从未失手的无敌三招。十多分钟的讨论内容,都是各种现在想来让人哭笑不得的技术想像,独独没有人说:要不要问问你女友的看法?

我们说的不单是「问问你女友想要什幺样的做爱过程」,而是说:如果合意的性行为,需要牵涉其中的每一个人共同合作才能完成,那幺当中的每个人都应该是主角,需求都应该被平等地看待、协商与照料。但在上述的讨论中,那位「女友」似乎变成真空的存在,她的需求、感想、慾望、界限,就这样消失了。彷彿她只是个游戏中的NPC,静静等着玩家前来推倒。

但我也不认为这能用一句「物化女性」扁平地带过去。至少旁听完整串对话后,我想这位同学真的很想让女友也一样愉悦,一样享受。讽刺地是,他不希望週末的性行为变成自己一个人自爽的独角戏,于是才想方设法地寻求解答,好让女友也能拥有正面的美好经验;但在寻求解答的过程中,他所得到的资讯,却一再地告诉他:这就是男人的独角戏。作为男人,你必须先熟读攻略,自己想办法準备好一切,遮掩所有的不安,假装自己什幺都懂地主导整场活动。

我不知道那场性行为的结果是什幺。但多年以后,我们的伙伴遇到了类似的故事:男孩为了第一次的性行为,自己找攻略,準备好一切。这个「一切」包含了,他不能直接询问女孩的想法,必须从女孩矜持的蛛丝马迹中,猜测对方的意思。他把婉拒的讯息,解读成欲拒还迎,因此没有收手。女孩自此切断了他们的关係,男孩始终不了解自己到底做错了什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他接触到更多相关知识,这才颤抖地问道:「我当时,是不是性侵了前女友?」

前阵子发生了男大生企图用乙醚迷昏女同学的新闻,另有男子尾随心仪女性想要告白,却浑然不觉自己的行径已经构成跟蹤骚扰。毫无疑问地,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只是我们仍然想问: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他们为什幺这幺做?是在遵循某个自己摸索出来的、其实一点也不正确的标準攻略吗?

在这两起事件中,有人感叹「两性教育都不够了,哪来时间再做多元性别教育」,这恐怕是最典型的误解了。情感教育、性教育和多元性别教育,都是性别平等教育的一环,彼此从不互斥,只会齐遭打压。基层老师迫切地想要做些什幺,但直到现在,仍可能动辄得咎,进退维谷[1]──曾有老师为难地询问,可不可以只要告诉孩子性行为有哪些风险就好?而且最好不要谈到「多元」、「同志」之类的词彙,因为「校长会生气,以后就不能找你们来了」──近来这波婚姻平权争议中,反对方的论述,更与五年前真爱联盟反对多元性别教育时的理由如出一辙。原来,那些恐惧、误解、乃至不惜汙衊造谣[2]的方式,从来没有消失过。

有时候忍不住悲观地想,性别暴力层出不穷,实在不让人意外。社会早已布下各种指南、脚本、攻略,一直以来教导着我们,人生只能是遵循一个又一个标準答案的单选题。这些标準答案倒也不是全然错误,只是它们虽能贴切地描绘出某些经验,却无法呼应所有的故事。遗憾的是,当有人试着指出複选题的更多可能性时,部分在单选题中如鱼得水的人,或许是误以为自己将被消灭的原故,只愿一面死抓着标準答案不放,一面企图抹除那些和自己不同的真实人生。

注释

[1] 十多年前,北一女曾发生护理老师请学生回家观察并画下自己阴部的作业,儘管已表明学生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不做,仍然遭到家长申诉。这还只是「认识自己身体」的课程而已。

当然,健康课本有教嘛,只是状况到底有没有改善呢?最近几年,我们遇到许多男孩子,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不只是性,他们对身体也非常好奇,却没有机会在正式管道中、以健康的方式认识自己。有个孩子因为每次小便都很久,被同学取了「尿王」的绰号,直到课堂上才发现自己有包茎──更让我们讶异的是其他同学的反应,彷彿整个班级的人都第一次听闻什幺是包茎。还有人第一次知道,原来阴茎偏左偏右,是正常的。他们的年纪,即将进入大学。

[2] 这些谣言甚至进化成为电视广告了,可谓财力雄厚。相关资讯,请参照力挺同性婚姻学生联合阵线(同学阵)的澄清影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