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去世装棺时却露出双手,徒弟来奔丧,发现老人手上留的「特殊

2020-07-31 浏览量:761

老人去世装棺时却露出双手,徒弟来奔丧,发现老人手上留的「特殊

(仅为示意图)

天色阴沉,催人泪下的传统哀乐曲,在乡村前院响起,哭诉声响彻天际。

10年前,老人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偏僻的乡村,在村东头废弃的村委会落脚。老人有一双巧手,木头、竹子、稻草甚至树叶,到他的手中,都能变成可爱的动物或者精美的物件,老人常常把自己做的小玩意送给村里的小孩,小孩放学后都会挤到老人家里,看老人编织或者製作物件。只要孩子喊一声爷爷,要什幺东西,老人从不说一个「不」字。

老人是一名老艺人,因为有一手绝活,经常被有钱人请去做工艺,付给他丰厚的报酬。老人虽然赚到钱,却屡遭地痞流氓的敲诈,有一次险些丧了命,幸亏他出手相救。那时,他从部队退役不久,老人觉得他当过兵,为人还不错,就收他为徒。

老人带着他靠着这门手艺,赚了不少钱,然后,他们就成立实木家具公司,老人让他当老闆。那些年他们做得还算顺水顺风,老人有原则,一年接生意不超过12笔,但因为都是给有钱人做的,每一笔生意能纯赚10—30万元(约50-150万台币),维持公司的开支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自从他结了婚之后,他和老人的关係就变了。

他的媳妇是另外一家家具城老总的女儿,自小娇生惯养,花钱如流水,一年开支很大,以前在家花父母的钱,结婚了花老公的钱。他们公司本来每年业务量不大,虽然有工匠,但组装家具和雕工,全靠老人一人完成,很费时间。

老人去世装棺时却露出双手,徒弟来奔丧,发现老人手上留的「特殊

为了多接业务,他把要雕刻的花纹均刻成模板,通过机械操作来完成最后的雕工,实际上他注意到市场上,包括他岳父的家具城,很多仿实木家具均採用机械製图,在他看来,机械製图比手工更美观,这样能节约大量时间。

老人一开始就反对这事儿,认为他会砸了公司的牌子。他却不以为然,手工製作还是机械製作,外行人看不出来。为这事儿,他们开始频繁的吵架,而这个时候他媳妇就会帮他说话,说老人是老古董,不懂行情。吵的次数多了,话也说得越来越难听,他媳妇甚至说他不过是打工的,如果不想留下,随时可以离开。

老人最终离开了他的公司,不到一年时间,那些客户纷纷找他退货,原因是他们需要的是纯手工製作的家具,自知理亏的他只好退钱。而且,他也奇怪,自从老人走了之后,他们加工的实木家具在组装时,无论如何都不能达到老人组装的严丝严缝,加上缺乏独一无二的雕工,生意一日不如一日,三年不到公司就倒闭了。好在他岳父也是做家具生意的,把他的公司变成了加工厂,他只能给岳父打工。

他很后悔当时一意孤行,他说这几年一直在寻找老人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找到,希望村支书能够告诉他,老人如今在何方?

村支书自然要徵求老人的同意,老人听村支书讲了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他想过平静的生活,村支书就没有给那人回话。村支书和老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偶尔也听老人絮叨着他个人的往事。老人的经历很坎坷,很小时父母被日本兵杀死了,是一个老木匠收留了他,他跟着老木匠学手艺,后被抓去当了几年兵。解放后,他回到老家,继续跟老木匠学手艺,后娶老婆,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打成反动派,被关进监狱好几年,老婆带着孩子走了。再后来他从监狱出来,四处寻找老婆和儿子的下落,最后是找到了,但老婆死了。村支书问他儿子在哪里?老人却不说。

老人83岁的时候,开始给自己做棺材,他给了村支书一大笔钱,让他给自己买几根檀木。老人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把自己的棺材做好,深红棺材很大气,上面雕刻的花纹精緻无比,只是让村支书百思不得其解的棺木两侧各有一个洞。老人说,他死后,请村支书把他的两只手分别从两个洞里伸出来。村支书不解,问老人,老人不答。他又问是否通知他徒弟过来,老人犹豫片刻,默默的点了点头。

做好了棺材,老人再也不接活儿,即便小玩意儿他也不做了,村支书只是看见老人每天拿着一把小刀,修剪那双布满厚茧的手。

半年之后,老人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把村支书叫到跟前,给村支书10万元钱(约50万台币),让他帮自己处理后事。

在那个雨夜,老人安静的走了,按照老人的遗愿,他给老人的徒弟打了电话,并出面帮老人办理丧事。

老人徒弟独自开着车过来的,看见老人已去,徒弟默默的落泪。老人生前与人为善,村里的男女老少陪着掉了不少眼泪。

出殡那天,很多人才发现深红大漆的棺材两侧,各有一个洞,老人的两只手分别从两个洞里伸了出来。徒弟也发现了,上前弯腰将老人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双手里,就在他摩挲着老人的手时,发现老人手上的厚茧很特别。他是侦察兵出身,稍一揣摩,就发现老人手上厚茧竟是战斗年代使用的一种密码。他把密码翻译出来,竟然是:儿子,爸对不住你,原本早想与你相认,却又顾虑重重,怕我过去的身份连累了你……。

老人用密码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了手上,老人还告诉他,那些年积蓄他都存在银行,卡就放在他家的某个地方,并留下了密码。他终于记起来有好多次,老人似乎有话对他说,尤其他和老人频繁吵架后,他总是注意到老人看他的眼神很特别。他没有想到与他生活20多年的老人竟是亲生父亲,曾干过特务……

他突然呼天抢地,大声喊道:爸爸,儿不孝——,哀嚎之声在乡村上空久久回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