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世文强夺警妻 元夫怒呛干掉他

2020-06-24 浏览量:603
叶世文强夺警妻 元夫怒呛干掉他

贪官叶世文收贿遭押,他不但贪好杯中物,更爱女色,在担任玉山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时,看上已婚工友陈丽玲,不顾陈女之夫为同单位的公园警察队队长,悍夺人妻,路姓警官不堪戴绿帽,曾酒后扬言要开枪干掉叶世文,叶吓得3天不敢进办公室。

贪官叶世文收贿案中,叶的红粉知己兼帐房陈丽玲以四十万元交保。陈丽玲交保后,以手遮脸快步走出地检署,可以看得出,陈丽玲年约五十多岁,一头短髮、戴着金丝框眼镜,脸蛋、身材略显丰腴,打扮朴实,算不上美女,为何会得到大贪官叶世文的青睐,充当举足轻重的帐房角色?

工友变小三 不避讳

《时报周刊》调查,陈丽玲的路姓前夫是玉山国家公园警察队队长,中央警官学校四十八期毕业,两人育有两子,当年陈女失业在家带小孩,后来经由前夫引荐,进入玉山国家公园管理处担任工友。由于当时叶世文位居玉管处处长,两人地位悬殊,但叶看中朴实牢靠的陈女,两人逐渐从陌生到熟稔,不但同进同出,言行更是亲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玉管处同仁对于两人的暧昧关係,背后议论纷纷,两人完全不忌讳他人言论。

陈女的路姓前夫仍在同一单位,但他个性木讷、不善言词,据同僚称,他根本管不住老婆,更别提压住老婆的熊熊欲火。对于背后遭人议论,指指点点,他只能苦往肚里吞,一直隐忍不发。

路姓前夫碍于叶世文长官身分,明知覆水难收,无奈地找老婆摊牌,陈女说甘于委身当小三,此生跟定叶了。后来两人协议离婚,路姓警官无奈请调到垦丁国家公园,再到雪霸国家公园。同僚表示,陈女抛夫弃子,不顾家庭,伤他极深,他为了离开伤心地,只好外调他处,眼不见为净,前年他已退休,并另娶外配为妻。

人夫想报复 躲三天

同僚说,某次酒后,路姓警官愤而吐出,「将来若有机会,肯定要开枪将叶世文干掉,以洩夺妻之恨。」旁人听闻,吓得冒出一身冷汗。叶世文得知后,担心自己安危,吓得三天不敢进办公室,还利用长官威权,不准路姓警官配枪。

叶世文有感陈女对自己有情有义,给她物质上充分的满足,让她有官夫人的风光。叶世文不论调到任何单位,陈女总是一路追随,更不在乎非议的言论,拔擢她担任机要秘书,负责安排自己的行程。直到叶出任桃园县副县长,才不让她外出工作,还用桃园县政府补助的钱,租下素有「桃园帝宝」之称的豪宅当做宿舍,给陈居住,并专责处理「帐户」。

门生涉贪 非仅一人

长期担任叶世文的部属爆料,叶世文担任阳明山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期间,副处长是争议人物蔡佰禄,两人以师徒相称,简直就是焦不离孟。两人在阳明山共事时间,蔡佰禄几乎尽得叶世文的真传,不论是喝酒划拳、应酬应对话术,甚至是官商间的金权游戏,无所不精,甚至还青出于蓝。

后来,叶世文调离阳明山国家公园管理处,改任太鲁阁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蔡佰禄就直接升任处长,前后长达十年之久,是阳明山国家公园管理处成立后,在位最久的处长。长袖善舞、善于交际的蔡百禄靠着师父传授的「本领」,穿梭政商名流间,累积丰厚的政商、司法界人脉,因而得到「草山王」的称号。

蔡因北投缆车案丢官解职,还入监服刑两年半,出狱后又扯上刘政池「七七行馆」案,再度遭检调约谈。当年捲入北投缆车弊案,惊慌失措之际,曾向师父叶世文求救,寻求脱身之道,叶质疑蔡佰禄为何行事如此「含慢」,骂到蔡佰禄痛哭流涕。

虽卸下公职已久,有人说蔡像是「地下处长」,仍有实力可以「过问」阳明山上的事。最夸张的是,叶、蔡师徒两人都因收贿丑闻,导致身败名裂,可是却都在公务员任内,获颁模範公务员,对照叶世文如今的下场,显得格外讽刺。

部属接着爆料,叶世文另一名得意门生,就是前金门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黄文卿,她原先只是营建署一名科员,自从跟了叶世文后,官途顺遂、一路升官,还打破国家公园的传统惯例,首开女性当上太鲁阁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先例。

在太管处担任叶世文副手时,只要有酒摊,叶必定带着她到处应酬、交际。而黄文卿的酒量与叶世文可说是不相上下,有时她还可以替叶挡酒,两人还被怀疑有暧昧关係,但他们矢口否认,直言说:「我们是哥儿们!」

黄文卿在太管处任内,遭人检举,随即被调往金管处;担任金管处处长时,又爆出图利厂商,涉嫌贪汙,收受餽赠及回扣,还遭到羁押、起诉,后因证据不足,获得无罪判决。

公款私用 盖招待所

另外,部属还说,叶世文在阳明山当处长时,曾挪用近千万公款,私自在阳明山区盖了一栋小木屋别墅,当做私人的招待所。而叶世文的行径十分嚣张跋扈,常指挥管理处工友,到位于天母忠诚路的住家打扫,工友为保全工作,敢怒不敢言,后来叶因滥用人力及小木屋两事遭人检举,行为才比较收敛,花了大把银子兴建的小木屋,最后因无人居住,闲置养蚊子。

阳管处的国家公园警察队因房舍漏水,曾向叶世文申请款项维修,不料,叶世文以经费不够为由,不同意申请,让许多警察气得跳脚。

叶世文非常势利眼,当他认为对方没有利用价值或是地位卑微,通常他是不会正眼去瞧对方的,有时根本连甩都不甩;若是还有一丁点利用价值,他都会以敷衍的态度对待对方,「眼睛根本是长到头顶上」。

性好酒色 女要忠心

部属也说,叶世文无酒不欢、嗜酒如命,他的酒量深不可测,几乎没看过他喝醉。而且他从不挑酒喝,喝什幺酒都不介意,「对于酒,他是来者不拒。」在山上可以跟原住民喝小米酒到天亮;应酬时,可以跟长官、商界朋友品红酒,还可以跟建筑业者拚威士忌,续摊继续喝。

「叶世文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好色。」每每业者吃饭时,总会要求到有粉味的场合续摊,业者知道他的爱好,不等他开口,自会有所安排。某次酒摊中,曾有人亏他,「为何你的红粉知己都长得不甚理想?你的口味很特殊喔!」叶竟不假思索,脱口回答说:「酒后母猪赛貂蝉,有洞一百分。」众人莫不哈哈大笑,盛讚叶过人的「胆色」。叶世文也不讳言,「对于跟在我身边的女人,我的要求是忠心,而不是外表。」

叶世文强夺警妻 元夫怒呛干掉他

↑叶世文深谙官埸文化,公开场合,举杯浅尝,私下豪饮。

小三管帐 学自师父

部属还爆料说,前台湾科学教育馆馆长徐国士是叶世文前一任太管处处长,两人出身类似,都具有景观管理、保育的背景,两人脾性也相投,叶常向徐请益,叶世文常对外人称徐国士不但是贤拜,更是自己的师父,两人交情匪浅,不言可谕。

徐国士后来捲入科教馆採购弊案,让女友董素贞等厂商围标工程并从中收贿,其中耗资一亿元的电脑教室,竟只买八十二部电脑及简单软体,平均每部电脑要价逾百万元,遭检方以贪汙罪起诉徐与董女。无独有偶地,徐、叶两人都是透过女友当自己的帐房,毕竟「肥水不落外人田」,难怪两人系出同门。

有人暗指,叶世文这个派系的人马,统统都牵扯到贪渎弊案,根本就是上梁不正,因此叶世文的徒子徒孙,都有样学样,做了最坏的示範。

相关话题

远雄董事赵藤雄 怎幺走到这一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