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怎幺取?原住民很有一套

2020-06-24 浏览量:209

名字怎幺取?原住民很有一套

小的时候我们除了问过爸妈「我们从哪里来」这种大哉问之外,相信不少人也有印象自己疑惑着我们的名字是怎幺取的吧?得到的答案也许不外乎族谱、算命、姓名学、查字典……等命名方式,而为我们命名的人也多半是父母或家中有份量的长辈。长久以来生活在以汉人文化为主的台湾社会,我们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命名模式,其实原住民也有着一套远远不同于这种命名模式的传统呢,我们就来看看其中的三种吧!

首先我们来谈谈达悟族。不同于汉人多半在家庭新成员出生之后给予初来乍到的婴孩取名,达悟族的父母们不仅为第一个孩子命名,也会在孩子出生以后改变自己的名字喔!

举例来说,孩子若叫做「蓝波」,孩子的爸就会改名叫做「夏曼.蓝波」──夏曼在达悟族语意为父亲;而母亲则会改名为「希南.蓝波」──希南在达悟族语意即为母亲。若是以汉语而言,就等同于「蓝波的爸爸」、「蓝波的妈妈」。

等到「蓝波」长大成家、有了孩子,升格成为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的「夏曼.蓝波」与「希南.蓝波」,也还会因为有了孙子,再更改一次名字,而在达悟语里,祖父母辈都称为「夏本」,因此夫妻两个人都同样名为「夏本.蓝波」了。在达悟族传统上,人一生中会经历三次的命名时刻,依次是出生、成为父母、以及为人祖父母,若是没有子嗣,可就没有改名的权利了呢。

接着我们来谈谈赛夏族。说到赛夏族,也许「矮灵祭」马上就闪过你我脑海,但除了这带着神秘色彩的祭典外,其实今天的赛夏族人姓氏也是暗藏玄机。传统赛夏文化的命名与许多南岛语族人类似,以地名命名方式来说,多半是依该处生长什幺植物来命名,例如Pawpawh:an就是很多杨梅树的意思;而今天的观光胜地向天湖在赛夏语则称作 rareme:an,则意为很多染料树。此外,也有些地名是用人名来命名,通常这意味着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意外,故以遭逢意外的人名作为警惕之用。

另也有以自然界的动植物或自然现象来做为氏族的姓氏。到了十九世纪清朝统治台湾时,为了便于管理,便要求赛夏族人改为汉名,而赛夏族人便选择与其原姓氏意义相近、或语音相近的汉字来作为各世系家族的新姓氏,例如包括朱、胡、豆(赵)、夏、高、风(枫)、钱、潘、詹、解、章(樟)、丝、日、根、芎、狮、血、膜等。不过其中的狮、血、膜三姓已绝迹多年,其传统语意为何如今也已失传。

虽然赛夏族人口十分稀少,近半个世纪来也不断在面对汉化与文化凋零的危机,但这些特殊的姓氏却变成了一个世代流传的符码,有时也成为同族人彼此相认时的一个默契呢!

最后我们谈谈泰雅族吧。也许你晓得,原住民的传统名字其实是没有所谓「姓」的,但是从一个泰雅族人的名字中居然可以看出他是谁的孩子。因为泰雅族是採用「子父联名」制的命名模式,例如一个泰雅族男人名叫「瓦旦.鲁道」,他的父亲是谁呢?没错,就是鲁道。而隔壁有个泰雅族男人名叫「尤干.鲁道」,我们就可以推测这位尤干可能是瓦旦的兄弟,因为他们的父亲都是鲁道。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命名很有智慧!

然而这样独特的命名文化早从清朝政府对台湾原住民「普赐汉姓」的政策,用以感化、汉化;延续到了日治时期皇民化运动下推动以日文「译音」为主的命名方式。甚至是之后在民国三十五年五月,接手台湾的国民政府公布了《修正台湾省人民回复原有姓名办法》。并在三个月内迅速将台湾原住民以任意分配的方式改为汉姓与汉名,在缺乏对传统文化尊重与理解、也没有详加进行调查的情况下,更造成了同一家人却有不同姓氏的各种困扰产生。

直到民国七十年代原住民权利运动、文化复振运动兴起,各种团体不断的努力奔走下,民国八十四年中华民国政府修正了《姓名条例》与《姓名条例施行细则》,台湾原住民命名可以不再强制使用汉姓,而详细的规则仍限制原住民姓名翻译后的中文名字必须是「国语辞典或辞源、辞海、康熙等通用字典中所列有之文字」,不过仍然可以「传统姓名之罗马拼音」并列登记,才让这些同胞可以换回自己所认同的名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