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冰毒死路一条‧疑涉毒品案‧青年遭分尸

2020-06-25 浏览量:795
吸冰毒死路一条‧疑涉毒品案‧青年遭分尸(雪兰莪‧加影31日讯)一度在酒吧与朋友发生肢体冲突的华裔的29岁华裔男子刘君满,一个半月前到嘛嘛档喝茶后上厕所,便下落不明。直至週四下午,英达丽水清洁工人清理化粪池时,惊讶发现一双无脚板的断肢腿后,受召到场调查的警方在断肢的裤袋里找到钱包及一张大马卡,身份证资料竟是失蹤已久的刘君满,因而怀疑死者可能是刘君满。儘管警方初步怀疑断肢者是刘君满,但根据刘君满父亲刘瑞贤指出,儿子外出时身穿白色长裤,可是寻获的断肢却是穿着蓝色长裤。有鉴于此,警方表明仍需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检验,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目前,警方仍努力在化粪池附近搜寻其他可能遭肢解的尸体。死者疑是刘君满这起骇人听闻的肢解案是于週四中午2时30分,在加影锡米山金沙花园第3路的化粪池被揭发。当时,英达丽水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化粪池,无意闲发现一条属于人类的腿部,吓得立刻报警。警方传召鑒证组到现场搜证据,发现一双身穿蓝色长裤的大腿,但脚板已被砍断。警方从其中一个裤袋发现一个钱包,内有一张大马卡,身份是53天前在加影地区失蹤、从事冷气维修生意的刘君满。据了解,发现断肢的现场距离刘君满的位于成功花园的住家仅半公里,距离嘛嘛档则有300至400公尺。另一方面,刘君满的父亲刘瑞贤(65岁)及家人接获通知后,立刻赶到现场了解情况。他说,他的二儿子于週四傍晚7时接获一名自称是寿板店员工的来电,指其小儿子的大腿被人发现丢弃的化粪池内。“我立刻到加影警局了解情况,被告知确实是找到儿子的身份证。”长女3岁溺毙父最疼死者失蹤者刘君满的父亲刘瑞贤说,他的大女儿在3岁时发生意外溺毙,之后他与妻子再陆续生了4名儿子。“生了3个儿子后,我们7年后再迎来新生儿,当时我们都希望这一胎是女儿,没想到还是儿子,但我们也接受,还很疼爱这个最小的儿子。”他说,君满为人善良,孝顺父母,并不是凶恶之人。“他出来做冷气生意已有数年,有两名员工。”他还说,在儿子当天出门前,他还询问儿子準备去哪里,可是儿子并没有回答,“我曾劝他不要外出,可是他却没有理会。”疑失蹤与毒品有关刘君满是一名瘾君子,有吸食冰毒的习惯,每週六与朋友到外喝酒消遣。刘君满的父亲刘瑞贤怀疑儿子的失蹤,与毒品有关。他披露,上个月25日一批来自加影的警察上门找儿子,还指儿子收藏毒品,要搜查屋子。“可是当时警方并没有搜查出任何毒品。”他说,自那天起,他才知道儿子染上服食冰毒的恶习,于是多次劝儿子把毒瘾戒掉。“在儿子失蹤前的两个星期,我们曾闲话家常,我一直劝他不要再碰冰毒了。”刘瑞贤伤心地说,如果儿子肯听他的劝告,就不会惹来杀身之祸了。“这是甚幺世界?有甚幺大仇恨不能解决,非要夺人命不可?我的心真的很痛啊!”“毒品好像糖果,不要贪一时之爽碰毒品,后果只有死路一条,是不归路啊!”刘瑞贤除了感慨儿子被毒品害死外,也告诫年轻人不要随便服食冰毒,因为换来的只有死路。“儿子的失蹤一定跟毒品有关,我希望警方能早日破案,将涉案者绳之以法,还儿子一个公道。”父斥误交损友害死人“那是误交损友的后果,最衰是那班人。”除了怀疑儿子的失蹤与毒品有关外,刘瑞贤也猜测,是熟人所为。他说,他相信儿子与朋友从双峰塔附近喝酒后,到加影地区的嘛嘛档喝茶途中已被跟蹤。“匪徒趁儿子上厕所小解时,以鎗械威胁他,再将他强拉上车载走。”他还说,嘛嘛档前门的闭路电视清楚拍摄到儿子进入厕所的画面,之后却没有再出来。“嘛嘛档后面是小巷,有许多车进出,匪徒可能是抄小巷进入嘛嘛档,再掳走儿子。”记者曾到该嘛嘛档了解情况,发现安装在后门的闭路电视因天花板坍塌而被压坏,无法操作,因此也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刘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生不见人,死也要见尸!”儿子失蹤一个多月毫无消息,刘瑞贤忽然接到通知,指化粪池发现的一双断肢的裤袋里有儿子的身份证后,不敢置信。他说,虽然他无法确定断肢是不是属于儿子的,但他仍期望奇蹟会出现,如果死者真的是儿子,他希望能找到儿子的遗体。刘瑞贤週五上午10时偕同妻子与另一名儿子抵到化粪池“认腿”时,声称十分记得儿子失蹤前是穿白色裤子,这与现场发现的断肢所穿着的裤子颜色不一样。他脸上的神情似在告诉所有人,断肢并不属于他的儿子。“我无法肯定断肢是不是儿子的,但我仍满心期待,儿子能够活生生站在我眼前。”回忆当初发现儿子失蹤的情形,刘瑞贤略有埋怨的说,要不是儿子的朋友没有马上通知他,他也不会迟了两三天才向警方报案。三更半夜才回家他说,儿子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习惯,就是逢週末和週日与朋友外出饮酒作乐,直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他每次回来躺在床上就睡了,隔天迟迟不起床,所以我和妻子没有进他房间查看的习惯。直至他失蹤后,妻子打开他的房间发现他不在里面,便联络他的朋友,那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儿子已失蹤超过48小时。”“我去警局报案,警方将案件列为失蹤人口处理,也没有进行寻人行动,那时候我对警方的做法感到很失望。”朋友留言谴责兇徒残忍自从刘君满失蹤后,朋友在网路上发布消失协助寻人,希望他儘早返家,让父母安心。发现断肢和身份证的消息传出后,朋友们深信他们已永远失去这位好朋友,非常痛心。刘君满的朋友在面子书的留言,谴责兇徒太残忍,并对努力寻人的结果却是如此残酷感到悲伤。刘父致函讲述内情刘君满失蹤一个月多月音讯全无,他的父亲刘瑞贤于12月29日(星期三)在家写了一封求助信给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张天赐,讲述儿子出事的案发经过和一些内情,希望张天赐能够将信函交给武吉阿曼警方。他说,他周四早上才将信函传真给张天赐,当晚7时30分就从殡仪业者的口中,获知儿子可能遇害的消息。刘瑞贤在信函中表达自己心急如焚的心情,并讲述加影警方怀疑儿子涉及贩毒而曾于10月25日到他家搜查,以及儿子在吉隆坡双峰塔酒廊与人争执及曾与某人结怨等。酒吧冲突如厕失蹤从事冷气维修生意的29岁刘君满,与父母同住在锡米山成功花园。他曾于11月7日凌晨12时许与10余名朋友在双峰塔附近的酒吧消遣时,与一些朋友因言语不合而发生肢体冲突,后来在酒吧看场员介入调解下,这班人才作鸟兽散。过后,刘君满与另2名友人转往锡米山一间嘛嘛档喝茶。不久后,他上厕所,友人就在车上等他,但等了5分钟仍不见他出现,友人就去厕所内找人,发现他不在里面。之后,友人曾试图联络他的手机,但手机却显示关机。从厕所后门遭人拐走事隔两天后,刘君满的父亲刘瑞贤(65岁,退休人士)发现儿子没出门工作,进他的房间查看也不见人,那时候他才惊讶儿子至当天与友人聚会后便没有再回家。刘瑞贤向加影警局报案后,找上儿子的2名友人了解情况,并回到该间嘛嘛档要求查看闭路电视录影带。画面显示,刘君满进了厕所后就没再出来,因此怀疑他是从厕所后门遭人拐走。事后,刘父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张天赐求助,希望通过报章寻找儿子的下落,但迄今仍音讯全无。消拯员戴氧气罩吊下化粪池寻尸约20名搜寻队伍将深达30尺的化粪池内的水抽出来后,让消拯员戴着氧气罩,吊下去化粪池内搜寻尸首。据悉,搜寻队伍已在现场寻获头颅、左手臂和一些骨骸。不过,警方初步调查,死者并没遭分尸,因为鑒证组人员并没有在现场发现血迹。警方相信死者已毙命多时,所以尸体已经腐烂。此外,在寻找尸体的过程中,当局为免死者的手指等部位流入沟渠内,在通向沟渠的排水沟处,置放铁网和保丽龙。据了解,英达丽水职员每星期会来化粪池巡视三四次,但他们在之前并没有发现异样。此外,化粪池围栏和锁头没有被破坏,至于死者如何被弃在化粪池内则有待调查。‧2010.12.3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