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2020-06-26 浏览量:381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下称圣心),是拥有过百年历史的传统名校,多年来人才辈出,是家长心目中的首选学校,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也是旧生之一。但霍慧敏校长感到最欣喜的,不是过去有多少威水校友,而是她们对社会的贡献与回馈,证明在这裏成长的学生,都学懂感恩。

霍校长曾在幼稚园执教,爱心澎湃,难怪校长也自言要打造学校为家, 让学生感受到被爱。

1860年,满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北京条约》,继香港岛后,再将九龙半岛割让给英国,当时港九两地百废待兴,苦海孤雏比比皆是,嘉诺撒仁爱女修会香港教区有感当时社会需要更多教育服务,于是去信意大利修会,希望她们派修女过来协助办学,碰巧当时离任总督宝灵爵士(Sir John Bowring)的女儿加入了修会,加速了学校的成立。同年5月1日,嘉诺撒圣心书院正式在坚道34号创校。

及至1981年,建校超过一百二十年,旧校舍不幸被白蚁所蛀,加上坚道地段受大财团青睐,于是修会与政府及财团商讨交换地段,最后迁至现址,旧址则发展成住宅区。

圣心属传统名校,但不受传统思想束缚,没有封建的枷锁,比起不少新派学校更重视及尊重民意,因此特设校政优化委员会,广纳家长及学生意见,务求做到推行的每项校政,都是对学生最好的。霍校长解释委员会的架构:「除了校长及副校长外,老师代表分为资历深的及五年以内经验的新老师,因为两者看学校的角度及感受不尽相同,意见更全面。」

学生代表则有四位,包括学生会会长、Head Prefect、Head Girl及一位中五级同学代表,他们会主动向各项政策及措施提供意见。「例如我们每年为中五生举办的Extended Learning Week,也经常收集同学的意见,加以改善。」每年11月,中五级学生会有一星期离校学习,学校为他们安排不同类型的游历经验,扩阔视野。「游历不限地点、行业或种类,例如过往曾去日本观摩可持续发展的进程,到南韩学习社会企业的发展,去台湾欣赏艺术展,以至去柬埔寨及菲律宾做服务等。」学生总有一天离开校园,但学海无涯,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怀有对知识的渴求,这个计划正好培养学生终生学习的习惯。

民主选举

学校欢迎学生参与校政,尤其重视经过了五年校园生活重、接受过领袖训练、拥有筹办活动经验及对学校了解甚深的中六生的意见,Head Girl Core Group就是中六级别学生推选出来的代表,作为向学校反映学生意见的组织。霍校长详述这个学生组织的来龙去脉:「起初只是选一个Head Girl为模範学生,作为低年级学生的一个role model,并且凭藉她对学校的熟悉及成熟的思想,担当学生与校方的沟通桥樑。后来我们觉得一个组织更能集思广益,于是进化成Head Girl Core Group。」

组织会先向同学收集对学校的意见,範围既深且广,例如施政、福利、活动、发展方向等,甚至是对老师的教学意见也涉猎到。「他们会为老师做appraisal,建议老师如何教得更好,哈哈。」收集意见后,就会邀请老师、校长与全级中六生一同出席讨论会。「Head Girl Core Group提供了很多宝贵意见,是学校制订日后发展路向的一个重要参考,因此能够参与其中,都是具有领导才能、思想成熟的优秀学生,同时要获得师生的推选,极具份量呢!」霍校长解释选秀过程:「老师与学生先提名多个候选人,再由同学投票,得票率高的同学也要通过面试,由校长、老师及过往的Head Girl评核,务求做到选出来的成员能力与认受性并重。」

「中六生即将面对公开考试,这会否阻碍学生温习呢?」记者好奇问。

「她们不属于学生会成员,毋须举办任何学生活动,主要任务是做谘询,不会太花时间。而且这也是一个难得的训练机会,学生都乐意参与其中。」面试前校方也会先询问候选人意向,同学绝对有选择权。

名人辈出

圣心学生成绩优异,英文成绩尤其出众,「语文训练是需要时间浸淫出来的,本校以英文授课,学生的英文能力得到充分发挥,成绩一直保持良好,但成绩不代表一切,我更希望学生能够灵活运用所学知识,日后无论是升学或工作,都可以尽展所长。」学生升读本地大学或高等课程的比率,高达八成,其余两成选择外地升学。

创校一百五十五年的的圣心,历来出产过不少名人校友,包括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前环境食物局局长任关佩英、前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香港小姐郭蔼明及香港奥运游泳代表欧铠淳等。霍校长对此表示感恩:「她们在这裏成长,培养了贡献社会之心,是最令我及历任校长感到高兴的事。其实不论校友出名与否,她们都很乐意回馈母校、帮助社会,这份爱及关怀弥足珍贵。」

学校新增的姊妹计划,不少旧生也乐意回来担当大姐姐,与师妹分享学习、工作,以至人生历炼。今年尝试在南区帮助小学生补习及举办活动,旧生也积极参与,以行动报答母校。「希望我校学生将这份无私奉献的精神,一直流传下去。」

圣心不是接龙中学,但与嘉诺撒圣心学校及嘉诺撒圣心学校私立部两间小学,是直属关係,今年决定将自行分配学位开放予非直属小学学生申请,此举惹来部分家长担心女儿不能直升,霍校长解释新制度是希望更公平:「我们知很多家长的女儿没有入读两所小学,但也渴望女儿可以考入本校,因此检讨过后,决定开放学额,让更多学生有机会入读。」

访问过程中,霍校长对记者的提问,一直带笑耐心回答,并且讲解得非常清晰,相信与她曾在幼稚园任教有关。「记得当年教中学时,有学生与我分享了一些成长问题,后来我不断反思,这些问题如果能够在小朋友时及早釐清,日后就可避免,加上那所中学的学生,个个对考试非常紧张,看不到他们享受学习,于是我想,或者做幼稚园教师可以及早帮学生解决疑难,就决定转职了。」

当初霍校长有个更宏大的理想,就是开办一所幼稚园,因为这样才确保自己的教育理念,能切实执行,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教了一年,已发觉开办幼稚园是不可能的任务,哈哈,有太多其他事情需要兼顾了。」幼稚园教学生涯维持了五年,其后她加入了修院,重新被派往中学做仕途体验,结果又回归本业,返回中学任教。

永远支援

比较幼稚园及中学的教书生涯,霍校长认为各有价值及满足感,难以比较:「幼稚园的小朋友比较单纯,听教听话,老师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权威,就算不听父母的说话,也会听从老师的教诲,很容易就影响到他们的想法。」

教导中学生是截然不同的经验。「中学生开始有自己的思想,懂得表达意见,不会盲从老师说话,要教导他们,得花上更多精神与心力,聆听他们的意见,再从中分析及解释,改变他们的思想并不易。」

比较起来,霍校长还是喜爱与中学生一起成长:「现今社会总觉得年轻一辈漫无目标,又不懂感恩,但我过往经验所得,只要能够令到学生找到目标,点燃心中那团火,他们也愿意付出,不怕艰辛去完成前面的难关。所以,我认为中学生活是他们成长的关键阶段,我希望与学生一起走这条成长路,令他们感受到有人关心及爱护,不是一个人独行。」

「但校长不能再与学生紧密接触,不是难以与学生同行吗?」记者问。

霍校长微笑道:「老师走在前线,校长则要处理更多行政事务,这是事实,而我也确实较喜爱教学工作,但有朋友跟我说,做校长可以更大範围地帮助学生成长,所以我也乐意担任此角色。」霍校长最后补充,希望将学校变成学生的家:「我希望学校不但止教授学生知识与技能,还让她们感受到爱,将来只要他们遇到困难,都可以回来学校,找老师倾谈,学校会给予无尽的爱与支持。」

[email protected]

撰文:郑志珩

摄影:陈纵宇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嘉诺撒圣心书院 修女校长着重爱的教育

相关文章